耶稣路由器

“感谢耶稣基督,让互联网发射器承在其上。”


“但是就是那样的一天,金黄的牧草随着风飘动,它们全部都往西边倒去,远处还有松树的清香迭来——柏松、针松,或者其他什么的。我也不太清楚,车就那样慢慢地在公路上开着,我们先是驶过麦田和玉米地,太阳很晒,但是我还是无比希望我们开的是辆红色敞篷福特,就像经典的美国电影那样,好让姑娘们站起来大声笑闹,或者让我像教父那样穿着白色西装抽一支烟。”


“然后是一片干涸的河谷,我躺下,把谷粒放到自己的嘴里,‘我们怎么定义旅行’,这些橡树的躯干让我不禁想到了珍妮弗.杰弗逊,我蛮喜欢她的。这一切——这一切,我不知道怎么去描述它了,这很朴实,太奇妙一点了。我感到舒适、简单,像一场家庭野餐,这不一样,不再一样了,这个认知让我感到更加轻松。”





200fo鸣谢

这周应该是更新不了了,再加上不知不觉200fo了,我就搞一个点梗吧,cp限杰佣
剧情向还是无脑肉你们自己选,有什么想看的梗就说,我挑几个来写(要求不要太刁钻啊,不然我写不来😁)
点梗时间限3天吧,要是没人就算了,我想打游戏

【车】药物控制(3)

*本章内容如题,在老福特底线的边缘反复试探
*囚禁    药物洗脑注意
*暴力描写    轻微语言羞辱
*双向精神控制     后期杰佣双黑化    不适者迅速逃生!!!

链接在评论,这是第三次补档了,再挂都不想补了....字数不多,可以当作一点小心意来看

靠,果然跪了,阿福特真的比我想象的要严格

【杰佣】药物控制(2)

*囚禁    药物洗脑注意
*暴力描写    轻微语言羞辱
*双向精神控制     后期杰佣双黑化    不适者迅速逃生!!
*这大概是个过渡章


  杰克把佣兵带回了他的庄园。这里还是老样子,天空盘旋着化不开的阴霾,红死病之夜的歌声仍在长廊里回荡。

  “你感觉好一点了吗?”杰克坐在奈布床边,伸手探了探他发烫的额头。

  “还记得你的誓言吗?”杰克用一种异常柔和平静的眼神看着奈布,“我将永远忠诚,如有背叛,我将被焚烧。”

  奈布侧过头去,不愿看杰克。他的情况不太好,之前那场打斗搞得他浑身是伤,再加上淋了雨使得他现在有点发热,这可能是某种炎症的预兆。

  “可惜你还是背叛了我,就像你的朋友背叛了你那样。”杰克摩挲着奈布被揍肿的右眼眶,“她叫什么来着?艾玛.伍兹?一个多么可爱的女孩。你不好奇她为什么这么做吗?”

  “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做,能抓到你,还是多亏了忠心耿耿的弗雷迪。他告诉我说他手底下的医生可能见过我要找的人。为了不让你察觉,我还专门先去找了那位伍兹小姐谈谈。起先她还不太愿意,但在我答应帮她摆脱那个小偷后,她还是同意帮我这个忙了。”杰克轻轻地笑起来,“说起来那个慈善家倒是个不错的人,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厌恶他。”

  “闭嘴。”奈布愤怒的吼道,像只走投无路的狗。

  “这很有意思吗?折磨我,囚禁我,毁灭我?”奈布咆哮道,“你这个他妈该死的性变态。”

  杰克抬手狠狠给了奈布一巴掌,打得他有点耳鸣,“文雅些。”杰克说。“不记得我以前怎么教你的了吗?”

  血从奈布的嘴角流下来,他低着头,脸上脏兮兮的全是血污,他的神情又痛苦又悲伤。

  “听着,孩子,我只是想让你知道,在这个疯狂混乱的世界里任何人都可能会离开你,”杰克转身拿起来一个注射器,银白色的针头在黑暗中隐隐发出危险的光芒,“但是我们不一样,我们属于彼此。”

  奈布看见杰克手中的注射器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,“滚开,这是什么?安眠药?毒品?”

  “不,杰克,算我求你好吗?”奈布的声音染上了点哭腔。杰克置若罔闻,只是按住他的手臂,针尖扎进了佣兵的静脉管。在药物的作用下,他渐渐陷入了昏迷,变得如同婴儿般安详。

  “好好休息一下,”杰克轻哼起了约瑟夫海顿的午别,“乖孩子。”






【杰佣】药物控制 (1)

*囚禁有     后期杰佣双黑化
*暴力描写有     轻微语言羞辱    
*双向精神控制     药物洗脑        不适者迅速逃生!!
*补个档,之前被吞了,随手改了点错字

  伦敦的天气很糟糕,特别是八月这样的梅雨季。阴云成天压在城市上空,雨点像个得了肺病的阿拉伯女人的眼泪,让人生厌。

  奈布.萨贝达从未想过自己还能活着回到这里。他由伦敦城中那些最狭窄污秽的小巷子和臭水沟抚养长大;诈骗、抢劫、谋杀、疾病,他美好童年中最忠诚的朋友,在成长的岁月中如影随形。他十六岁时决心逃离这荒诞之城,但却来到了另一个更加残忍的地方。那时候他每晚都会梦见自己被战场上的流弹炸得四分五裂,甚至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尸体来入殓。他当时只梦想着退役后能拿着抚恤金去伦敦郊外买一块墓地。

  “Mother Land.”奈布感叹到,“无论这座城市多么的肮脏罪恶,我仍希望能在这里有一处我的容身之所。

  年轻的佣兵倚坐在窗台边,阴冷的阁楼让他腿上的旧伤又开始隐隐作痛了。

  “当然,现在看来这个梦想是不可能的了。他不会放弃追捕我的。”一想到那个人,佣兵不自觉地抿紧了嘴唇,“他正享受这次狩猎的游戏呢。就算我死了,他也会把我从郊外的墓园里给挖出来,带回他的庄园,或许,或许还会举办一场令人毛骨悚然的古怪婚礼。”

  “或许他会吃了我。”奈布因为这个想象而脸色发白。

  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奈布像是被惊醒一般打了个颤。

  “无论如何,我都不要再回到他身边去当他的宠物小狗狗了。”奈布腿上的伤疼得很厉害,所以他只能倚靠着扶手慢慢地往楼下移,可就算是这样,奈布仍然不愿意放松自己紧绷的脊背,“伍兹小姐和她的朋友会帮助我,等我治好了腿伤,我就去巴黎,他不会抓到我的。”

  “他不会抓到我的。”奈布又向自己重复了一遍。

  潮湿的泥土味和玫瑰花香混合飘散在雨幕中,像是某种不详的预兆。奈布本能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。敲门声仍没有停止,在嘈杂的雨声中听起来让人有些不安,但是奈布再三确认这是他和园丁约定好的暗号后就把门打开了。

  门外空无一人,树上传来乌鸦刺耳的鸣叫,雾气蔓延了整个庭院,雨还在下个不停。

  浓雾。这激起了奈布内心深处的恐惧,他几乎想也不想的就开始朝黑夜里逃跑,但是已经太晚了,奈布敏锐地听见了金属利刃摩擦的声音。

  “嘿,孩子。”熟悉的嗓音在奈布的身后响起,“我想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。”

  奈布的瞳孔微微地收缩了一下,他转身试图攻击杰克,但是他的手腕被杰克钳住了,整个人重重被按向了墙壁。

  “不,”奈布的声音染上了些许哭腔,“放开我。”

  “你为什么老是想着离开我呢?”杰克的声音很柔和,听起来像在朗诵聂鲁达的情诗,“明明你向我发过誓的。”

  “那你希望我怎么样?继续回到你身边,当你的贱/婊子情人?”奈布像疯了一样挣扎起来,粗粝的墙面将他的脸蹭的到处都是血痕,但他毫不在乎,他只是想伤害杰克。“庄园主饲养的男孩?听起来真不错对吧?”

  “有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想些干什么,孩子。”杰克狠狠地朝佣兵揍了两拳,奈布的右眼被揍肿了,鲜血混着雨水顺着奈布的眼眶往下流。奈布被这两拳揍狠了,背无力地沿着墙壁向下滑,奈布开始不住地大口喘息起来,不知是因为悲伤还是恐惧。

  “我他妈想让你去死。”奈布转过头来盯着杰克的眼睛,咬牙切齿地说到。他全身都淋湿了,现在有些耳鸣,腿上的旧伤也疼得要命,搞得他开始轻颤起来。

  杰克沉默地看了奈布一会儿,突然轻轻地摩挲起佣兵破损的嘴唇,白色的手套沾上了佣兵脸上的血污。

  “想让我死?”杰克笑了起来,“那为什么你朝我开枪的那次,没有打穿我的心脏?”

  杰克扯住佣兵的头发,然后在暴雨中吻住了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