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稣路由器

“感谢耶稣基督,让互联网发射器承在其上。”

需要我做自我介绍吗?

Hanging Out

*royjayroy无差

  “说真的,老兄,我看起来有那么疯吗?”罗伊站在滑板上,双手张开保持平衡。他脑袋上顶着个傻兮兮的帽子,那个帽子很大,几乎快把罗伊的整个脸都给遮住了,上面画了一个五颜六色的尖叫毛绒玩偶以及一个惊吓体的“BBBORING!”

  “你看起来就是cult电影里面的摇滚乐队堕落青少年,还是经典款的那种。”杰森在他旁边不紧不慢地跟着,他身上套着一个宽大的红色卫衣,搭配着一条普通的牛仔裤。“说真的,人们很容易将你的表情和海洛因联系起来。”

  罗伊听了杰森的话后就哈哈大笑起来,他跳起来,把脚下花哨的滑板踩了一个翻转儿。

  杰森翻了一个白眼,“对对,就是这样,嬉皮士国王。”

  罗伊踩着滑板滑到杰森身边,搂住他,大喊到,“你不觉得这很棒吗!”

  “好在哪里?我们能立马去吃上一整晚的麦当劳?”杰森仍然保持着那副难以取悦的态度。

  “嘿!两个超级英雄的休假,那些镜头之外的故事。”罗伊嘟囔着,“至少我们不用整晚穿梭在腥臭味的码头,忙着去踢那些中年肥佬的屁股了。”

  是的,这样的夜晚是不会出现在超级英雄电影里面的。红头罩和军火库,杰森和罗伊。他们就像两个真正的青少年一样,穿着搞怪的衣服,在哥谭繁华的街上大呼小叫的。他们看起来是如此的吵闹而快乐。

  那些超级英雄都忙着和自己队友内讧又再和好呢,哪有观众愿意关心他们的娱乐生活。顶多让他们和自己的宿命大反派对手倾诉一下衷肠,以此表示他们的精神世界还是没有那么乏善可陈的。

  “当然还有忙着和自己队友打炮的,你知道我是指谁。”杰森想到。

  他们看了一眼对方,又笑起来。好像那些在商店门口用喷漆画了色情图画的小混混,又像恶作剧成功的中学生。

  杰森走到一个长椅旁边坐下,抬头向哥谭的天空望去。整座城市灯火辉煌的,高楼上的小灯泡就那样闪耀着,来往的行人就像是某种布景板,气氛热闹而寂静,多么美丽的良夜。

  “罗伊,你知道吗?有的时候你看起来真的有点白痴。”杰森突然开口道,“我以前一直觉得你是那种迷信维他命C和阿司匹林的傻瓜。”

  罗伊笑着给了杰森一拳。

  “好了好了,不管怎么样。”杰森停顿了一下,似乎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说下去,“我还是很高兴遇见了你。”

  “哦哦,我的天。”罗伊愣了一下,然后张大嘴巴,露出一个夸张的表情,那种矫揉造作式的惊喜。“哦,jaybird,我的天啊,我太感动了。”

  这下轮到杰森露出一种类似于牙疼的表情了,他有点被罗伊恶心到了。

  “得了,我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。”罗伊又大笑出声,他拍了拍杰森的肩膀,用他那双绿眼睛深深地看着杰森,“我们可是拥有着一辆超级酷的机车的法外之徒,我们互相帮衬着拼凑出了彼此的人生。你知道的,如果你需要任何帮助,jay,我永远在这儿。”

真 空 塑 料

*royjayroy   ooc属于我



  杰森和罗伊都喝的有点高了,罗伊像一个弱智一样笑着。他摇摇晃晃地走到杰森身旁,亲昵地搂住杰森的脖子,几乎是要贴到杰森身上去了。

  “我的信用卡透支了。”罗伊现在看起来真的很像一个嗑嗨了的毒棍,他红色的脑袋在杰森的脸颊上蹭来蹭去的,“jay,我想去月球。”

  “离我远点。”杰森拉开罗伊的手臂,推了他一把。或许是有些用力过猛,罗伊被推翻了(不过他本来也就站不稳了),他一屁股坐在了湿漉漉的草地里。

  杰森被罗伊逗笑了。罗伊张开嘴巴看了杰森一会儿,然后也跟着笑了起来。他们俩嬉皮士似的就那么盯着对方笑了好一会儿。

  罗伊就那么往草地里一躺,突然宣布到:“我要去月球!”他就像那种校园里会霸凌别人的大孩子那样挥舞着手臂,大声叫喊着。

  杰森不想搭理他,他觉得罗伊这个样子很搞。不过反正罗伊就是那种遗照上也要比一个剪刀手“yeah”的傻逼,不用多花心思管他。

  于是杰森就走到罗伊旁边也跟着躺下。露水打湿他的头发的时候他感觉有点恶心,毕竟他有点洁癖。不过想到后面自己的鞋子可能会被罗伊的呕吐物搞脏,他也就懒得管那么多了。

  他望着天空,星星很少。“被工业污染后的结果,哈。”杰森想到。月亮也几乎看不见,天空中只有铺天盖地的的阴云,像一块块坚硬的石头。杰森突然想到一句歌词,“月亮,昆虫蚕食的月亮。”杰森以前是一个三流小乐队的吉他手,以前他们演奏过这首歌,杰森还能跟着唱两句。

  罗伊已经停止了刚刚发疯的行为,他一动不动的,让杰森产生了一种他嗝屁了的错觉。杰森想象着自己注视着罗伊的尸体,听着他发出腐烂的尖叫。杰森又被逗笑了。

  杰森翻了一个身,轻轻拍了一下罗伊的肩膀,“好吧,我想或许我们需要一辆月亮车。”

  他伸出胳膊圈住罗伊,凑近在他耳边发出安慰的嘘声,像哄小孩子那样。但是罗伊并不买他的账,依然还是没有理他。杰森看向罗伊,才发现他居然正在哭。

  罗伊的眼泪流的满脸都是。其实这一幕应该很搞笑的。两个醉汉躺在草地里,一个人神经质的笑着,另一个哭得鼻涕都掉出来了,像是某部黑色幽默的哑剧里面才会出现的情景。但是罗伊看起来真的很伤心,他哭得像是要死了一样。

  “我总有一天会坠落。”罗伊哭着说。

  罗伊指着天空,“我就只能这样走着,走着,然后病态的消失。”他的手颤抖着,像是溺水的人正在寻找一个着力点。

  杰森直起身坐起来,然后狠狠地亲住了罗伊的嘴。他现在只想然后罗伊闭嘴,罗伊老是这样,一会儿哭笑,一会儿又跳起来疯了一样大声喊叫。他已经差不多习惯罗伊这样了,平常他就会把罗伊扔在一边自己去找乐子。但是今天杰森感觉罗伊有点不同寻常,他像在求救,最后一次求救。这让杰森感到烦躁,让哈珀闭嘴。一场性爱,一场斗殴。怎么样都好,只要他不再张开嘴可怜兮兮的哭。

  “你正在谋杀我。”罗伊扭过头不愿意和杰森接吻。

  杰森看着罗伊,或许自己就不应该管他。罗伊好歹还能感觉到他正在死去,但是我呢?什么都没有,真空一样的寂静。





 

【杰佣】药物控制(4)

*囚禁    药物洗脑注意
*暴力描写    轻微语言羞辱
*双向精神控制     后期杰佣双黑化    不适者迅速逃生!!


  “你在说些什么?”奈布.萨贝达问到。他被反绑在一把金属椅子上,脸上露出一种疑惑的神情,看起来有点迟钝,“你在对我说话吗?”

  杰克用酒精给注射器消了毒,他转过身,按住奈布的手臂,“亲爱的,你又开始胡言乱语了。”他的口气亲热而随意,甚至还有一点漫不经心。

  萨贝达抬起脑袋,皱起眉头,眼神涣散地落到杰克脸上的某个部分,像是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 “我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了。”药物缓缓注入萨贝达的静脉,他已经不像以往那样挣扎了,他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,用一种的平静的语调说到,“我还记得你,真是奇怪。”

 
  奈布表现得太安静了一点,像是一直沉浸在药物的作用之中,在虚幻与现实中游荡,带着一种抽离式的漠不关心。

  “还记得我?”杰克轻轻地嗤笑了一声,搞得像奈布说了什么蠢话一样。

  “那么我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?孩子。”他捏住奈布的下颧骨,像玩一个木头人偶那样把奈布的头摇来摇去的。

  “你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?好问题。”萨贝达的眼球轻轻转动着,这代表着某种深层次的思考,“父亲,老师,强/奸犯。”


  萨贝达闭上了眼睛,他的小腿肌肉开始轻微地抽搐,杰克知道,这是药物开始发挥作用了。

  “或者我再坦诚一点,”奈布纤长的眼睫毛像蝴蝶一样颤动着,“我曾经真的把你当做救赎。我心甘情愿的。”

  “我愿意的,甚至可以说甘之如饴。我情愿把你的每一个字当做神谕,我情愿轻吻你走过的每一寸土地,我情愿为你而死,我情愿为你而活。”

  杰克轻轻的屏住了呼吸,这是对将要到来的神圣时刻的尊重。

  “...我爱你,是的,我曾发过誓。”萨贝达的脸上又涌现出了愤怒,这种怒火已经嵌了他的灵魂,就算在药物的压制下仍然像绝望的困兽一样发出了隐隐约约的咆哮。“但是你怎么对我的?伟大的艺术家,开膛手?!”

  “我以为你是不同的,我以为你是这肮脏腐朽的世界里唯一闪耀的真诚的——我以为你是我的归途。”奈布低下了头,声音有些悲伤,但却意料之外的平静。

  “我回答了你的问题,现在告诉我,我对你来说又是什么呢?一条狗?一个婊子?一个你陈列架上精美的展品?”

  “你折磨我,虐待我,毁灭我,你就真的那么着迷于这个游戏吗?还是说伤害我就是那样的有趣?”

  杰克沉默了很久,深吸了一口气,伸出手抚摸奈布的脸颊。他用一种深邃地目光紧紧地盯着奈布。

  “你是我最完美的的创造物,你令我惊叹的第六天,你是我的肋骨。就像希金斯爱上了伊莉莎。”杰克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“我承认我是欺骗了你,萨贝达,但不可否认,你已经成了我的一部分——”

  “好了,我不在乎了。”萨贝达打断了杰克,他又陷入了那种游离状态,他的声音又变成了那种死气沉沉的淡然,“现在滚出去吧。”



 



“但是就是那样的一天,金黄的牧草随着风飘动,它们全部都往西边倒去,远处还有松树的清香迭来——柏松、针松,或者其他什么的。我也不太清楚,车就那样慢慢地在公路上开着,我们先是驶过麦田和玉米地,太阳很晒,但是我还是无比希望我们开的是辆红色敞篷福特,就像经典的美国电影那样,好让姑娘们站起来大声笑闹,或者让我像教父那样穿着白色西装抽一支烟。”


“然后是一片干涸的河谷,我躺下,把谷粒放到自己的嘴里,‘我们怎么定义旅行’,这些橡树的躯干让我不禁想到了珍妮弗.杰弗森,我蛮喜欢她的。这一切——这一切,我不知道怎么去描述它了,这很朴实,太奇妙一点了。我感到舒适、简单,像一场家庭野餐,这不一样,不再一样了,这个认知让我感到更加轻松。”




【车】药物控制(3)

*本章内容如题,在老福特底线的边缘反复试探
*囚禁    药物洗脑注意
*暴力描写    轻微语言羞辱
*双向精神控制     后期杰佣双黑化    不适者迅速逃生!!!

链接在评论,这是第三次补档了,再挂都不想补了....字数不多,可以当作一点小心意来看

靠,果然跪了,阿福特真的比我想象的要严格

【杰佣】药物控制(2)

*囚禁    药物洗脑注意
*暴力描写    轻微语言羞辱
*双向精神控制     后期杰佣双黑化    不适者迅速逃生!!
*这大概是个过渡章


  杰克把佣兵带回了他的庄园。这里还是老样子,天空盘旋着化不开的阴霾,红死病之夜的歌声仍在长廊里回荡。

  “你感觉好一点了吗?”杰克坐在奈布床边,伸手探了探他发烫的额头。

  “还记得你的誓言吗?”杰克用一种异常柔和平静的眼神看着奈布,“我将永远忠诚,如有背叛,我将被焚烧。”

  奈布侧过头去,不愿看杰克。他的情况不太好,之前那场打斗搞得他浑身是伤,再加上淋了雨使得他现在有点发热,这可能是某种炎症的预兆。

  “可惜你还是背叛了我,就像你的朋友背叛了你那样。”杰克摩挲着奈布被揍肿的右眼眶,“她叫什么来着?艾玛.伍兹?一个多么可爱的女孩。你不好奇她为什么这么做吗?”

  “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做,能抓到你,还是多亏了忠心耿耿的弗雷迪。他告诉我说他手底下的医生可能见过我要找的人。为了不让你察觉,我还专门先去找了那位伍兹小姐谈谈。起先她还不太愿意,但在我答应帮她摆脱那个小偷后,她还是同意帮我这个忙了。”杰克轻轻地笑起来,“说起来那个慈善家倒是个不错的人,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厌恶他。”

  “闭嘴。”奈布愤怒的吼道,像只走投无路的狗。

  “这很有意思吗?折磨我,囚禁我,毁灭我?”奈布咆哮道,“你这个他妈该死的性变态。”

  杰克抬手狠狠给了奈布一巴掌,打得他有点耳鸣,“文雅些。”杰克说。“不记得我以前怎么教你的了吗?”

  血从奈布的嘴角流下来,他低着头,脸上脏兮兮的全是血污,他的神情又痛苦又悲伤。

  “听着,孩子,我只是想让你知道,在这个疯狂混乱的世界里任何人都可能会离开你,”杰克转身拿起来一个注射器,银白色的针头在黑暗中隐隐发出危险的光芒,“但是我们不一样,我们属于彼此。”

  奈布看见杰克手中的注射器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,“滚开,这是什么?安眠药?毒品?”

  “不,杰克,算我求你好吗?”奈布的声音染上了点哭腔。杰克置若罔闻,只是按住他的手臂,针尖扎进了佣兵的静脉管。在药物的作用下,他渐渐陷入了昏迷,变得如同婴儿般安详。

  “好好休息一下,”杰克轻哼起了约瑟夫海顿的午别,“乖孩子。”






【杰佣】药物控制 (1)

*囚禁有     后期杰佣双黑化
*暴力描写有     轻微语言羞辱    
*双向精神控制     药物洗脑        不适者迅速逃生!!
*补个档,之前被吞了,随手改了点错字

  伦敦的天气很糟糕,特别是八月这样的梅雨季。阴云成天压在城市上空,雨点像个得了肺病的阿拉伯女人的眼泪,让人生厌。

  奈布.萨贝达从未想过自己还能活着回到这里。他由伦敦城中那些最狭窄污秽的小巷子和臭水沟抚养长大;诈骗、抢劫、谋杀、疾病,他美好童年中最忠诚的朋友,在成长的岁月中如影随形。他十六岁时决心逃离这荒诞之城,但却来到了另一个更加残忍的地方。那时候他每晚都会梦见自己被战场上的流弹炸得四分五裂,甚至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尸体来入殓。他当时只梦想着退役后能拿着抚恤金去伦敦郊外买一块墓地。

  “Mother Land.”奈布感叹到,“无论这座城市多么的肮脏罪恶,我仍希望能在这里有一处我的容身之所。

  年轻的佣兵倚坐在窗台边,阴冷的阁楼让他腿上的旧伤又开始隐隐作痛了。

  “当然,现在看来这个梦想是不可能的了。他不会放弃追捕我的。”一想到那个人,佣兵不自觉地抿紧了嘴唇,“他正享受这次狩猎的游戏呢。就算我死了,他也会把我从郊外的墓园里给挖出来,带回他的庄园,或许,或许还会举办一场令人毛骨悚然的古怪婚礼。”

  “或许他会吃了我。”奈布因为这个想象而脸色发白。

  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奈布像是被惊醒一般打了个颤。

  “无论如何,我都不要再回到他身边去当他的宠物小狗狗了。”奈布腿上的伤疼得很厉害,所以他只能倚靠着扶手慢慢地往楼下移,可就算是这样,奈布仍然不愿意放松自己紧绷的脊背,“伍兹小姐和她的朋友会帮助我,等我治好了腿伤,我就去巴黎,他不会抓到我的。”

  “他不会抓到我的。”奈布又向自己重复了一遍。

  潮湿的泥土味和玫瑰花香混合飘散在雨幕中,像是某种不详的预兆。奈布本能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。敲门声仍没有停止,在嘈杂的雨声中听起来让人有些不安,但是奈布再三确认这是他和园丁约定好的暗号后就把门打开了。

  门外空无一人,树上传来乌鸦刺耳的鸣叫,雾气蔓延了整个庭院,雨还在下个不停。

  浓雾。这激起了奈布内心深处的恐惧,他几乎想也不想的就开始朝黑夜里逃跑,但是已经太晚了,奈布敏锐地听见了金属利刃摩擦的声音。

  “嘿,孩子。”熟悉的嗓音在奈布的身后响起,“我想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。”

  奈布的瞳孔微微地收缩了一下,他转身试图攻击杰克,但是他的手腕被杰克钳住了,整个人重重被按向了墙壁。

  “不,”奈布的声音染上了些许哭腔,“放开我。”

  “你为什么老是想着离开我呢?”杰克的声音很柔和,听起来像在朗诵聂鲁达的情诗,“明明你向我发过誓的。”

  “那你希望我怎么样?继续回到你身边,当你的贱/婊子情人?”奈布像疯了一样挣扎起来,粗粝的墙面将他的脸蹭的到处都是血痕,但他毫不在乎,他只是想伤害杰克。“庄园主饲养的男孩?听起来真不错对吧?”

  “有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想些干什么,孩子。”杰克狠狠地朝佣兵揍了两拳,奈布的右眼被揍肿了,鲜血混着雨水顺着奈布的眼眶往下流。奈布被这两拳揍狠了,背无力地沿着墙壁向下滑,奈布开始不住地大口喘息起来,不知是因为悲伤还是恐惧。

  “我他妈想让你去死。”奈布转过头来盯着杰克的眼睛,咬牙切齿地说到。他全身都淋湿了,现在有些耳鸣,腿上的旧伤也疼得要命,搞得他开始轻颤起来。

  杰克沉默地看了奈布一会儿,突然轻轻地摩挲起佣兵破损的嘴唇,白色的手套沾上了佣兵脸上的血污。

  “想让我死?”杰克笑了起来,“那为什么你朝我开枪的那次,没有打穿我的心脏?”

  杰克扯住佣兵的头发,然后在暴雨中吻住了他。